那年夏天的台风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

第1集

  姜哲奎事业失败后,携妻子和女儿姜秀敏搬到了乡下。一天,秀敏因为爸爸不让她看电视,而赌气没有做功课。第二天在学校里受罚时,看到校外农乐队在表演,秀敏按捺不住天生的表演欲望而不禁模仿起他们来。在远处看到这一情景的父亲却显得心事重重。秀敏对父亲说将来要成为一名电影演员,不料却遭到父亲的大声斥责,伤心的秀敏跑到好友玉兰的家里呆到深夜,与此同时,忧心忡忡的父亲因担心女儿,便外出找寻,却发生了交通意外…由于要为父亲输血的缘故,秀敏发现自己的血型与父亲不同,不知所措地在森林里彷徨了许久后才回到家。自此以后,秀敏感到十分愧疚,决定达成父亲的心愿,成为一名语文老师。10年后,秀敏已长大成人。参加完高考后,便直接去找父亲,心事重重的父亲哲奎告诉女儿,美国的姑妈还活着,决定去把她接回韩国。

第2集

  收到师范大学录取通知书后,秀敏高兴地去向母亲成美汇报这个喜讯,却目睹母亲旧疾发作。慌张的秀敏急忙把母亲送到医院。为了不让女儿知道自己的病情,母亲有意让秀敏到病房外回避,而秀敏却在门外偷听到了母亲的病情。父亲哲奎把美国居住的妹妹姜贞玉带回了家。此时的贞玉已深受酒精毒害,时常沉迷于过去浮华的幻想中。奎将妹妹贞玉安置在农庄附近的小屋中,每每看到嗜酒如命的妹妹都不禁心痛如绞。母亲成美为了筹备秀敏的学费,决意推迟自己的手术。而知道母亲病情真相的秀敏却向母亲谎称自己大学落榜了。某日,父亲送母亲都离家外出,独自一人在家的秀敏偶然遇到烂醉如泥的贞玉,并从别人口中了解到她的往事。父亲将母亲送到医院后回到家中,看到依然迷恋过去的贞玉,不禁怒火中烧,愤然要烧掉贞玉保留的照片,却不料贞玉发狂般地要从哥哥哲奎手中夺回。争执中,秀敏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正是自己的姑妈。一周后,在汉城做完手术的成美已准备出院。秀敏在汉城偶遇到女友玉兰,并得到父亲的应允可以在汉城逗留几天。秀敏在旧报纸上看到了有关于姑妈贞玉的文章,并根据报上所提供的信息找到了韩光石的剧场。秀敏在剧场里遇到了光石的妻子郑美玲,竟然莫名的跟随她来到了光石的家。

第3集

  韩光石的家中。此时,年轻的导演金瀚熙应邀到家中做客,由于陌生,美玲关注地打听起瀚熙的情况。光石对瀚熙的电影作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与此同时,光石与美玲的女儿韩银菲被绑架,其实这只是一出银菲为了吸引众人注意力,表现自己演技的假戏,然而银菲却借此机会让自己出了名,也认识了专门赶来营救自己的瀚熙。事后,银菲告诉瀚熙,自己为了出演瀚熙所执导的电影专程从美国赶回来,但瀚熙对银菲的演技却持保留态度。送走客人后,银菲兴奋地向秀敏询问起自己的演技如何,秀敏大加赞赏。美玲很生气地为刚才上演的恶作剧而指责银菲,但在女儿面前,出于母爱却显得力不从心。秀敏回到好友玉兰家中,直到深夜也一直无法入睡,不仅因为自己的前程未卜,外加了解到姑妈同韩光石过去的往事,使秀敏感到愈加的烦恼。贞玉目前受酒精的毒害日益严重,哲奎把贞玉带回家中。酒醉的贞玉在哥哥的全家福照片中看到自己女儿秀敏的笑容,不禁想起自己的过去,蒙起的羞耻愧疚等复杂心情使贞玉的情绪难以自控。后秀敏带着姑妈的照片回到家中,贞玉见到秀敏后却强装镇静,摆出一付淡然冷漠的表情。瀚熙为了筹备拍摄自己的电影,同郑荣焕进行协商。而当秀敏和银菲碰面时,银菲接到了要求她来试镜的通知。

第4集

  秀敏为了赢得奖金,将自己的亲身经历改写成剧本,参加了优秀剧本征集活动。银菲因试镜的机会再次见到了导演瀚熙,并向瀚熙坦述《迷失在纽约》这部戏所描述的剧情,因自己也曾留学美国,所以身临其境颇有感触,并十分坚持自己的观点。瀚熙同张会长商讨电影投资的事宜,其间张会长表示对瀚熙启用新人银菲感到十分冒险,决定聘请另一位知名的女演员出演主角。为了银菲的前途,瀚熙向银菲的母亲美玲征求意见,希望可以冒险一试,结果却遭到美玲的拒绝。美玲告诉银菲她的试镜落榜了,但银菲也已明确表态,如果拿不到瀚熙执导电影的角色就马上回到美国去。秀敏忘我地赶写着剧本,此时,父亲哲奎却把贞玉带到了在丹阳的女儿秀敏的房内,此时的贞玉状况越来越糟,一天到晚只是念叨过去的事情。银菲为了争取电影角色一事找到导演瀚熙,并发表了出人意料的提议。瀚熙决定按银菲的表述把主角室友这个角色留给银菲出演,不料却遭到了女主角的强烈反对,最后银菲一个出演角色的机会都没拿到。因入选角色的失败,银菲向秀敏辞行,决意离开韩国飞回纽约,两人相约来日再见。机场,银菲登机前,获知原定主演因酒后驾车而被拘留的消息后,改变主意决定抓住这次绝好的机会,而放弃了出国。银菲为了争取角色专程拜访了张会长,声情并茂的背诵了电影台词,通过银菲的努力最终得到了扮演主角的机会。秀敏仍为编写剧本而忙碌。此时好友玉兰向秀敏提议,为何不去尝试当一名演员。秀敏的作品完成提交后,被瀚熙导演收到手中。

第5集

  瀚熙看完秀敏的剧本后,很感兴趣,便打电话给秀敏来面谈。 不想秀敏接到通知后误以为自己的作品夺冠,满怀欣喜地赶去电影公司,后获知自己应邀而来与剧本无关,心里不免大失所望。瀚熙为银菲出演角色一事依旧征求美玲的意见,坦述目前的演艺界及其需要一批拥有才华的新面孔,而银菲则是一名具有表演潜力不可多得的人才,此番话,让美玲大为心动。瀚熙与秀敏见面后,告诉秀敏此番通知她来访,并非剧本征集一事,而是感到秀敏很有作家天赋,希望她可以来做自己的助手。思量再三,秀敏接受了瀚熙的提议。好友玉兰得知后感到很遗憾,告诉秀敏与其当作家还不如去当演员。此时,美玲也为丈夫光石不切实际的想法而苦恼,更让她不悦的是光石对儿子志勋的事却一点都不关心。丹阳,哲奎为了挽救酗酒的妹妹贞玉专门安排了一个治疗日程。银菲在纽约拍摄的过程中,不幸腿部受伤。自秀敏作了瀚熙的助力,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整理一个剧本,不料瀚熙却让秀敏饿着肚子等了很久,为此秀敏火冒三丈,决意要辞退这份工作,可是面对瀚熙苦口婆心的挽留,才改变主意。为了赔罪,瀚熙请秀敏吃饭,饭桌上秀敏表现出纯真无邪的本性,不禁让瀚熙心动。瀚熙为了筹备电影制作资金,同投资人James见面,James很想借此机会对瀚熙有更多的了解。在丹阳戒酒的贞玉,因不能自控酒瘾,偷了哥哥哲奎的银行卡去买酒喝,偶然间看到美玲出现在电视上。

第6集

  贞玉病情日益严重的,哲奎决定安排她住院治疗,趁贞玉酒醉时把她带到了医院。谁知第二天,贞玉就发了狂一般地要逃出医院,面对此情此景,不禁令哲奎于心不忍,又将贞玉带回了家,并决定靠自己的努力,让妹妹戒酒治好她的病。秀敏同瀚熙商讨电影素材,秀敏建议瀚熙拍摄言情类等感情细腻的作品,瀚熙交给秀敏一个现成的电影剧本,要求她进行改编。此时,正好银菲来拜访瀚熙。再次见面的秀敏和银菲兴奋无比。银菲有事要去见父亲,便要求秀敏通往,无奈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见到了银菲的父亲光石。由于瀚熙拒绝了张会长提携他指定女演员的要求,导电影拍摄资金短缺。为了不让辛苦筹备的电影夭折,瀚熙找到James,希望可以获得他的帮助。瀚熙单刀直入询问他对投资电影的条件,但James去告诉瀚熙他对剧本,演员等都非常满意,只是担心日后电影票房这个问题。瀚熙爽快地接受了James提出一些要求,另外,James也对瀚熙直爽的性格大为欣赏。秀敏了为做好修改剧本的工作,看了通宵的录影带。第2天就又接到了瀚熙派发的第2个任务调查James的住所。秀敏感到很是为难,便找了玉兰帮忙,一同尾行James。

第7集

  银菲接到瀚熙要求见面的电话非常高兴。由于张会长的拒绝投资,令员工人心惶惶,瀚熙安抚大家不用为电影制作费用担心,张会长看到如此固执的瀚熙又无奈又为难。银菲和瀚熙见面后,瀚熙坦诚告之,这次电影拍摄有如一个危险的赌博,问银菲有没有兴趣挑战。银菲爽快地做出了应邀出演的回应。瀚熙得知James决定投资电影《桐港》后,异常高兴,在与James的交流中,瀚熙的人格魅力令James折服。此时,银菲与秀敏正在甄选拍摄电影时选用的服装。因为高兴瀚熙同James一同畅饮,不料却醉酒在James家中。瀚熙在迷糊中打电话给秀敏让她把剧本拿到James家进行商讨。秀敏拿着剧本急忙赶到James家中,却看到昏睡不醒的瀚熙。秀敏告辞后,发现没有回程的车费,在James家门前坐了一晚。清晨,James意外发现了秀敏,看到此刻秀敏,他感到在秀敏的身上与自己有着微妙的共同点,不禁对她萌发了一丝奇妙的感情。后秀敏向James借了车费才得以回去。银菲为了拍好电影加紧复习剧本,很是辛苦,而美玲看到这样的女儿心里很不是滋味,表现的非常不悦。张会长无奈下仍要继续投资瀚熙的电影。此时,秀敏正担任银菲的方言老师,看到如此辛苦工作的秀敏,瀚熙不忍便给秀敏假期可以回到丹阳的家中。秀敏回到家中,向母亲询问起姑姑的近况,不想却偶然看到被关禁闭的姑姑。

第8集

  看到姑姑如此凄惨的境况,秀敏于心不忍,执意放出被关起来的贞玉,却遭到父亲的强烈制止。为了更好地熟悉自己的角色,银菲依旧埋头苦读剧本。好友玉兰只身去找银菲,因秀敏不在而吃了闭门羹。银菲同母亲美玲因哥哥的问题发生争执,气急一时的银菲离家出走。瀚熙询问银菲角色的准备情况,并告知周五就要出发去拍摄现场。瀚熙同时还邀请了投资人James一同前往,并通知秀敏把日程安排好后用电子邮件发给James。秀敏因上次拖欠了James的车费,亲自将日程表送到James的家中。借此机会,James把秀敏带到一个酒吧,提及到上一次秀敏尾行自己的事情,令秀敏感到很尴尬。电影拍摄已准备就绪,所有工作人员都已到场,却独不见主角银菲,又迟迟联系不到她,不久便发现调皮的银菲是装扮成食堂家的女儿。娱乐媒介对这部电影的拍摄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碰巧接受采访的男主角比预定的时间提前到达,才没令“迟到”的银菲爽约。采访中,银菲表露自己的父母目前仍在美国。而这一幕则被正在电视机前的母亲美玲看个正着。贞玉看了秀敏的日记,把秀敏投身电影行业的消息透露给哲奎,得知后哲奎气愤不已,马上打电话给秀敏问明真相,却始终联系不到她。

第9集

  秀敏做梦竟然看到自己成了电影的女主角。瀚熙安排并参加了电影新闻发布会。因长期进行辛苦地拍摄,银菲显得很疲惫,看到面容憔悴的女儿,美玲很心疼送来了西瓜。秀敏从玉兰口中获知父亲已知道她所从事的行业,便急忙赶回家中。哲奎要求秀敏马上退掉目前与演艺相关的工作,但固执的秀敏这次没有妥协,让父亲给自己一次自己把握人生的机会,并告诉父亲,自己真正的人生理想就是当一名演员。秀敏在山庄看到贞玉的演技。愤怒的父亲烧掉了秀敏的日记,但最终在秀敏的苦苦恳求下,父亲勉强答应了女儿的要求。秀敏高兴地赶回片场,期望能有机会出演角色,可是瀚熙却连出演替身的机会都不给秀敏。新闻发布会结束后,银菲因瀚熙对自己表现的冷漠不关心而十分不开心。

第10集

  哲奎给韩光石留下口信欲约他见面,可韩光石却回想不出认识哲奎这个人,直到被回忆带到二十年前,不禁有些惊慌。哲奎向韩光石透露秀敏的存在,并警告他不要靠近秀敏,韩光石这才回想起银菲曾向他介绍过秀敏这个人。银菲在片场因为是新人的缘故,倍受冷遇。为了工作之便,银菲要求为自己安排化妆师和经纪人,不料,张会长却借机向银菲提出签订五年合同的要求,因此银菲打电话给父亲光石征求意见。随着电影拍摄进入日程,瀚熙让秀敏陪在银菲身边协助工作。因难得见到女儿的光石想约女儿一同吃饭,看到秀敏也在身边,只好作罢。秀敏同银菲一同去片场的路上,秀敏对银菲说自己也想当一名演员,银菲提出要看看秀敏的演技的要求,结果又搞成了一个恶作剧。拍摄现场,瀚熙严厉地批评银菲此时竟然连自己主演的角色都搞不清楚,伤了自尊的银菲安下心来专心研究角色,而秀敏则在一旁帮助她进入角色。秀敏十分好奇自己将要扮演的角色,便询问瀚熙,却得知要扮演瀚熙的太太。

第11集

  瀚熙看到秀敏因惊诧而表现出的可爱面孔,不禁笑了出来。美玲希望银菲能凭借此次机会拿到新人奖,可父亲光石却为女儿担心。因哲奎的告知,光石向张会长打听起秀敏的状况。为了拍摄效果,瀚熙坚持在自己所选的场地取景拍摄,而为了拿到地方拍摄许可证而四处奔走。而银菲仍在苦恼无法进入角色,左思右想之后才终于明白原来自己最想接吻的人是瀚熙。瀚熙为了让秀敏经常陪在自己身边,而将自己的钱包交给秀敏保管。秀敏接到母亲的电话欲回家看望,此时正巧James来片场,遇到了秀敏。闲聊时,秀敏给James介绍了自己的家乡,并谈起小时候的事情,听到秀敏的声情并茂的介绍,James对秀敏那种奇妙的感情越来越强烈,并也谈起自己的往事。在银菲母亲美玲的帮助下,瀚熙终于如愿拿到了拍摄现场的许可证,而此时也传出瀚熙与主演银菲的绯闻。

第12集

  秀敏担任卖咖啡的工作,片场的工作人员借此拿秀敏开起善意的玩笑。因为银菲和瀚熙传出绯闻的缘故,片场的气氛很紧张。银菲的父亲很担忧,便亲自来向瀚熙询问事实,直到了解到真相后才得以安心,并间接从瀚熙口中了解到秀敏的一些事情。银菲去电视台参加演出,到了电视台后才知道原定的演出节目已突然被取消。银菲在互联网上查到了令她非常吃惊的取消演出的原因。银菲离家出走,导致片场的拍摄不能继续进行,瀚熙给银菲打电话,在电话中鼓励银菲,并让她在放弃和继续两条中进行选择,终于银菲被瀚熙说服,重新出现在片场,并在最后的拍摄中,顺利地将自己融入角色中出色地完成了演出。拍摄结束后,秀敏得到了难得的假期,便回家探望父母和姑妈。银菲则决定利用这段时间同弟弟在一起相处。假期里,秀敏除了帮助母亲做家务,也常常去探望姑妈,每次都能看到贞玉在排练自己给她的剧本,为此,秀敏感到十分欣慰。James向瀚熙询问将如何解决同银菲的绯闻,而银菲却自作主张地决定要正面对抗绯闻,为此举办了记者招待会。秀敏找到James,并同他共进晚餐,秀敏也坦诚的表达了真实的自我。

第13集

  银菲的新闻发布会,引起轩然大波。秀敏立刻赶去找到银菲,而银菲看到来找自己的秀敏和玉兰却大吃一惊。银菲将自己的弟弟介绍给秀敏和玉兰认识。面对心情沮丧的银菲,秀敏告诉她,其实在瀚熙的钱包中一直夹有银菲的照片,银菲得知此后,心情才有所好转。而银菲的坦率和真诚也为她带来了观众的普遍好感。而此时瀚熙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并对银菲所说的话非常吃惊。休假结束后,瀚熙把秀敏带到驾驶学校学习驾驶技术。而瀚熙对银菲的态度却一如既往的冷淡。银菲对瀚熙的这种态度很不解。在电影颁奖典礼上,银菲也众望所归的获得了最佳新人奖,银菲非常高兴。银菲回家后,瀚熙独自一人喝得烂醉,而同样喝醉James也来找秀敏。秀敏终于接到了等待许久的试镜通知。

第14集

  试镜片场,秀敏看到众多人出色的表演,不禁丧失了信心,轮到自己表演时,则进了自己的最大努力投入到角色当中。负责选拔角色的吴导演,打电话给瀚熙征求是否让秀敏入选的意见,而瀚熙却让吴导演以不适合这个角色的名义把秀敏淘汰掉。拿到新人奖的银菲难得与家人团聚一同吃饭,银菲告诉自己的母亲,已经把弟弟介绍给朋友,让外界接受自己有个弟弟,并表示今后不会再隐藏弟弟存在这个事实。秀敏一直对自己的外表不甚满意,感到很土气,想找一家美容院洗掉身上的土气。James带秀敏来到一家他推荐的美容院,经过造型师的精心打造,秀敏的形象焕然一新。回去后,瀚熙却因秀敏擅自作主把头发剪掉而生气。瀚熙为秀敏上驾驶课程可谓历尽艰辛,终于让秀敏学会了开车。而此时的银菲也正考虑进军唱片界,美玲则让银菲心态稳定后再作出决定。秀敏开着瀚熙的车回到丹阳看望父母,在回来后看到自己的试镜电影由自己演出的一部分被剪辑掉,感到非常的失望。瀚熙与秀敏一同进餐,在餐桌上,瀚熙向秀敏表白,自己最想给秀敏的角色是瀚熙真正的妻子。秀敏却表现的慌张失措,不知该如何接受。贞玉在家中经常一个人进行表演,看到此景的哲奎不禁大声怒斥贞玉。面对瀚熙的突然求婚,秀敏不知所措,不知不觉中走到了James的家。

第15集

  在James家中,秀敏拜托James帮助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演员。秀敏从瀚熙求婚的意外事件中,心神慢慢恢复过来,并全身心投入到演技训练中。银菲在参加电台脱口秀节目时不遗余力的宣传自己拍摄的电影,为电影公司对银菲的表现非常满意。秀敏来到电影公司向瀚熙递交辞呈,因为自己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演员,这给瀚熙带来了非常大的冲击。瀚熙在察觉James主导这一切的真相后,马上找到James,让他把秀敏还给自己,面对情绪激动的瀚熙,James冷静的对瀚熙说,比起电影导演来,有财势的自己才能给秀敏更多的幸福和帮助。怒不可遏的瀚熙拿起James的电话,把秀敏约了出来。哲奎与光石见面后,得知光石的大儿子还健在的消息后非常吃惊。光石愧疚的要求哲奎告诉自己贞玉坟墓的去所,但哲奎却谎称自己不知道。

第16集

  秀敏接到了扮演不良女学生角色的机会,为了表演出最佳效果,秀敏特意跑到女子学校去体验角色,结果却真的遭遇到不良女学生,更惨的是,秀敏被打得遍体鳞伤,危机时刻,James的出现,才为秀敏解了围。看到如此情景的秀敏,James 向秀敏教授了一些作为演员所必需的知识。到了拍摄电视剧那天,原本是个配角的秀敏,意外得到了机会,替代那些不会演戏的演员们的角色。拍摄完之后,秀敏为了替贞玉庆祝生日特意赶到丹阳的家中。银菲在拍摄电影过程中,接二连三地接了好几个电视广告和娱乐节目的邀请,而母亲美玲却忠告银菲这样做对她发展电影事业一点帮助都没有,并明确告诉银菲自己的想法。由秀敏出演的电视剧上映了,秀敏看到剧中自己所表演角色,不禁为自己的演技汗颜得无地自容。到了电影首映典礼那天,银菲借向Fans承诺为由,终于实现了在Fans面前拥抱瀚熙的约定。庆典结束后,银菲与瀚熙在别墅里进行了单独得约会。

第17集

  在同James探讨秀敏所扮演角色的时候,瀚熙又一次表述,其实秀敏最适合扮演自己妻子这个角色。韩光石联系瀚熙相约见面,坦诚告诉瀚熙,秀敏和银菲其实同父异母的亲姐妹,知道真相的瀚熙反而感到不知所措。美玲劝告女儿银菲,与其把心思花在瀚熙身上,为何不再演技上多花些功夫。但银菲却开玩笑地同母亲说,自己要守在父母身边一辈子。银菲对妈妈说,曾在电影首映礼上看到了长得很像志夏的人,美玲听后,不禁让自己的思绪回到了多年前与光石、志勋,志夏所经历的那场车祸。这次,秀敏要争取一个扮演高考生的角色,为了可以出色的演绎这个角色,秀敏整天围在高考生身旁,功夫不负苦心人,秀敏依靠自己的表演实力,最终得到了表演这个角色的机会。当贞玉得知这个好消息时,不禁也为秀敏感到高兴。James一直在寻找一处记忆中的别墅,经多多年的找寻,终于如愿所尝地到那处居所,并决定将它买下来。随后James同秀敏一同来到别墅,并向秀敏谈起了小时候在美国的艰苦生活。

第18集

  张会长提议秀敏去做整形手术,而对自己外貌向来没有自信的秀敏也犹豫不决。便跑去同James商量,但James却给秀敏买了一面大镜子,并告诉秀敏,对一个人来说,比起漂亮的外表,内心的美丑才是最有价值的。James的一番话,让秀敏重拾信心。而后,James便带着秀敏来到那处新买的别墅,进行大清扫。触景生情,James不禁回忆起自己儿时同贞玉和光石共度的那段美好时光。贞玉打电话告诉秀敏,母亲成美忽然晕到了,正在赶往片场的秀敏听到这个消息后,急忙调转车头开到了医院。然而,在医院里,由于岁月磨蚀,贞玉并未认出眼前的James,而James也未能认出面前的贞玉。张会长为了说服秀敏作整形手术,而派洪理事到秀敏家中对其父母进行劝说,却意外得知秀敏就是贞玉侄女的事实……张会长得知此事后先是大吃一惊,后来想到银菲和秀敏复杂的关系可以为自己日后所用,所以通过洪理事预先交付给秀敏合同费,并对银菲要出演的电影做了调动。瀚熙对张会长表明要开设自己的电影制作公司,之后便与James见面,畅谈了自己对电影的想法,并得到了James将负责全部的投资的承诺,不但如此,James更是大度地将自己新买的别墅借给瀚熙使用,面对James的如此盛情,瀚熙不知James有何意图。

第19集

  瀚熙告诉秀敏,她已经被选为自己新作的女主角。银菲为了向瀚熙庆贺电影公司的开张而专程来找瀚熙,瀚熙正好也将银菲引荐给将执导她下一部电影的导演认识。张会长与哲奎面谈时,哲奎流露出,父母一代的矛盾不应让后代们继承这样的言语,令张会长不禁对秀敏的身世有所怀疑。为了商讨电影剧情,秀敏赶到James的别墅,在那里同瀚熙以及男主角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张会长找到美玲,告诉她姜贞玉还活着这个事实,并告诉她其实银菲的朋友秀敏继承了贞玉的血统,此番话,让美玲非常紧张。后来,瀚熙了解到张会长打算利用姜贞玉还活在世上这件事情来炒作电影,非常反对这种不道德的做法,便去找韩光石商量对策,知道贞玉还活着后,光石马上开车去了丹阳,在那里看到了正在陪秀敏进行演练的贞玉。

第20集

  知道秀敏和银菲是好朋友后,美玲便质问银菲,什么时候认识的秀敏?怀疑秀敏接近银菲是别有用心的早有预谋。韩光石看到美玲因秀敏的身世变得越来越神经质,便坦言,秀敏是自己与贞玉所生的孩子,并未自己虽然是秀敏的生父,却从来没有进过父亲的责任而自责。银菲来找秀敏,因许久不见,两个人都十分高兴,自然话题格外多,聊了很久。银菲问到秀敏和瀚熙感情进展时,秀敏却回答,自己倾心于另外一个人,这让银菲颇感意外。张会长为了实现自己炒作电影的目的,同时给美玲和贞玉发出了电影记者发布会的请柬。那天,美玲同光石,贞玉同洪理事一同出现在了发布现场,贞玉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及面前的光石,表现得0惊慌失措,便马上离开了发布会。而光石也在发布会中场离席,找到了贞玉,多年不见的一对故人,提及逝去的往事,二人不禁都老泪纵横。秀敏排演休息时,打电话给James,得知James被送到了急诊室急救,为此秀敏心绪不宁,在拍摄时频繁失误,反复NG了多次后,才顺利通过。秀敏拍摄结束后,马上和瀚熙一同赶去探望James。

第21集

  银菲看到处在失恋状态打不起精神的瀚熙,想尽了办法帮助他重新振作,然而瀚熙对银菲的说教却表现得非常不耐烦。银菲失落的回家后,向父母们询问,要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即时面对台风也丝毫不动摇的出色演员。张会长别有用心地送给贞玉一部手机,不久之后,贞玉便接到了张会长的电话,张会长对贞玉说,美玲的女儿银菲目前在演艺界发展得一帆风顺,询问贞玉是否也要为秀敏做些事情。而贞玉却不为所动,并告诉张会长,坚信秀敏一定会靠自己的努力获取成功的,请张会长不要再干涉她的生活。此时美玲也让人四处打听贞玉的居所,终于如愿。为了筹备新的影片,秀敏专程跑到幼儿园对小朋友进行观察,意外发现有的小孩子竟然还戴上了情侣戒,不禁萌发想法,自己也想拥有一个。秀敏的想法,被心思细密的James所察觉,专门为秀敏送去了情侣戒指,令秀敏大为感动。可是在片场拍摄时,瀚熙看到秀敏手上的戒指,醋意大发,以影响拍摄为由夺下了秀敏的戒指,此种举动反而令秀敏感到伤心而无心投入到角色中。光石在察看出席电影首映礼的来客名单上,看到了James.韩的名字,并找到了James的联系方式。在与James通话的瞬间,光石听出了James就是多年前在车祸中丢失的儿子志夏,不禁流下了眼泪。

第22集

  与儿子见面,不禁令光石的心情十分激动,当光石问及James为何要改名时,却得到了不做志夏,重新开始做另外一个人的答案,听到这里令光石分外伤心。James对光石说,他相信母亲贞玉一定在某个地方过着幸福的生活,因不愿去打扰母亲的生活而未去找寻母亲,但光石却告诉James,贞玉目前一个人生活在韩国,这让James感到非常意外和不安。银菲瞒着美玲接受了记者采访,美玲知道后感到莫名的不安,而这一切都按照张会长的计划有条不紊的发展着,此刻只有张会长感到分外的高兴。美玲终于鼓起勇气去见二十几年前被自己夺去丈夫的女人贞玉,多年后的重逢,令两个女人感触颇深,不知该如何开始这段谈话。美玲告诉贞玉,自己这些年里,每一天都活在对贞玉的愧疚自责当中。而贞玉却不能原谅面前的美玲,认为她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告诉美玲今后,不要再让光石来找自己。而这句话,对美玲造成了巨大的冲击。秀敏因母亲的身体状况一直欠佳而担忧。一日成美对秀敏说希望能看看她的男朋友,为了满足母亲的要求,秀敏向James征求意见,得到了James爽快的应允。并瞒着秀敏偷偷地选好了求婚戒指

第23集

  贞玉打电话给光石想要询问志民的联系方式,不巧,这个电话被美玲接听到。而此时,美玲也知道了志河早已回到韩国的消息。贞玉仍旧打电话给光石,希望他能告诉自己志民的联系方式,但却遭到了光石的冷淡拒绝,并告诉贞玉,如果志民真的想去见她的话,会自己去找她的,不要再打听了,随后便挂断了电话。几天后,美玲打电话给James约他出来见面。之后,James又同翰熙见了面,翰熙拜托James帮助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导演。此时,张会长正在怂恿贞玉搬到汉城与秀敏同住,并暗中炒作这件事,希望利用这两个女人特殊关系当作头条新闻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几天后,贞玉携James一同前往丹阳去拜访贞玉的母亲成美,途中,秀敏向James透露了有关于贞玉的一些情况,James听后不禁大吃一惊,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因为他已经从秀敏的口中得知贞玉其实正是自己多年来想念的母亲,不仅如此秀敏口口声声称呼的姑妈也是秀敏的生母。心灵深受打击的James将秀敏送到丹阳后,以有事为托词,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第24集

  James把自己选好的戒指转送给了翰熙,并嘱托翰熙代替自己帮助秀敏达成梦想。翰熙无法理解James的行为,James告诉翰熙秀敏其实是自己的亲妹妹 ,这不禁另翰熙大吃一惊。而此时,秀敏也因为联系不到James和翰熙感到十分不安,过度的担心另秀敏情绪很不稳定,从而无法专心投入到工作中。而此时,银菲正在拍摄另一部电影。面对希望能在自己和男主角身上制造出绯闻的记者们,银菲不屑地报以冷笑。不但如此,在男主角提议要送自己回家的时候,也直接告诉他自己很讨厌以工作为借口追女孩子的男人。James整理好自己复杂的心情,分别约志勋和贞玉见了面。贞玉见到阔别多年的儿子,关切地向James 询问,这些年里自己一个人过得好吗?久别重逢听到此话后,James不禁失声痛哭。之后James告诉贞玉自己和韩国公司的签订的工作合同即将到期了。

第25集

  贞玉拿着张会长交给她的钥匙搬到了为她安排的住所中,而此时瀚熙也刚巧出现在贞玉面前,以素敏朋友的身份向她自我介绍后,便向贞玉解释,居心叵测的张会长其实正在筹划着利用他们上一代的感情纠葛达成他借机炒作的不良目的,并请贞玉在记者赶到把事情扩大之前,赶快离开这里。起初贞玉便对张会长的殷勤顾虑颇多,闻讯此事后,便匆忙离开了那里。气愤的贞玉把住所的钥匙交还给张会长,声色俱厉地警告他不要再利用自己。James同光石会面时,告诉光石已经将自己儿时居住过的别墅买向来了,并将在适当的时机让贞玉搬过去居住。瀚熙和秀敏一起来到秀敏家中,言谈举止都以准女婿自居。这令秀敏非常的不满,生气地告诉瀚熙目前自己和他只是演员和导演的关系,等电影拍摄结束后,就不会再和他有任何瓜葛。秀敏的一席气话,深深刺伤了瀚熙的心。第二天,James告诉瀚熙自己将要离开韩国前往日本,并嘱托瀚熙要好好地照顾秀敏。James临行前,犹豫不决的瀚熙终于下定决心向秀敏透露了James要离开韩国的事情。闻到此讯,秀敏大吃一惊,匆忙地赶往机场。

第26集

  银菲主演的电影大获成功,观众突破百万人,家人为此特意举办了庆功宴会。瀚熙同公司职员聊天时谈到了秀敏,大家一致认为虽然目前秀敏的人气还不够,但是观众们却都认可秀敏的演技。张会长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欲向媒体公开银菲与秀敏的身世秘密,但却遭到了瀚熙的强烈反对,要求维持现状。银菲知道在瀚熙心里只会为秀敏一人心慌意乱。当秀敏,银菲,瀚熙三人相处时,银菲向秀敏发问,秀敏究竟爱的是什么人。秀敏回答到,自己的所爱不辞而别了。随着电影的放映进入尾声,张会长已决意要炒作出秀敏的绯闻,不巧电影公司因税务问题遭到调查。这不禁令他首先怀疑到是美玲在故意找自己的麻烦。贞玉为了秀敏的前途来找张会长,希望不要传出对秀敏不利的消息,但却遭到了张会长的拒绝。受到打击的贞玉酒醉后走向了报社,幸亏被光石及时拦住。在电影颁奖典礼上,秀敏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最佳新人奖。

第27集

  银菲在颁奖典礼上获得了最受欢迎女演员的奖项。美玲和光石参加完典礼回来后,看到有人将秀敏和银菲身世的秘密在因特网上公布,不禁大吃一惊。银菲得知后,急忙向母亲追问事情的真相。美玲无奈地向银菲坦述了事情的原委,这令银菲的情绪混乱不已。秀敏拿到新人奖后不久,得知了母亲(成美)去世的消息,非常地伤心难过。瀚熙和电影公司的员工一起协助秀敏办理母亲的后事,不仅如此,秀敏的影迷也专门赶到葬礼现场为情绪低落的秀敏打气。银菲出现在葬礼上,留下了慰问金后就悄悄地离开了,并没有跟秀敏会面。第二天,James因工作缘故,回来韩国。在成美的墓碑前意外地看到了秀敏。

第28集

  为了不让秀敏发现自己,James有意回避。秀敏看到墓碑前的鲜花,误以为是爸爸来扫过墓,并没有多想。回去的路上路过采石场,秀敏触景生情,回忆起同James的往事,悲伤之情油然而生,潸然泪下。看到这一幕的James眼圈也红了起来。银菲主演的电影终演之后,各大影院内又重新上映了秀敏主演的电影。同时,银菲的成绩也被外界认定是在妈妈的帮助下不劳而获的,造成被观众慢慢疏远的局面。而秀敏让人同情的遭遇,为自己提升了很高的人气。秀敏的采访和广告在电视上频繁播出,面对这种境况的银菲局促不安,收拾行李准备回美国。美玲不希望女儿被上一代人的感情纠葛所影响,为了挽留银菲苦恼了许久,最后终于决定在记者招待会上将自己,光石和贞玉之间的往事向外界公布。

第29集

  记者招待会上,美玲公开表达了对贞玉的愧疚和歉意。会后,美玲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光石心里不安便到房间里安慰着心力憔悴的妻子。面对丈夫,过去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不禁回想起二人初次见面的情景……美玲告诉光石,如果当初他不曾接受自己的爱,自己可能会去自杀,可是两个人的结合却是建立在对贞玉伤害的基础上,这些年里因为愧疚一刻也没有真正地体验过幸福。秀敏在接受采访时谈及到了银菲,因外界舆论的误解,秀敏一再强调,银菲今日的成绩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和实力取得的,并不是依仗父母的背景关系,此番话,令众多听众为之感动。因为电影放映的成功,作为奖励秀敏得到了一辆轿车。试车时,秀敏情不自禁地想到了James,心酸的潸然泪下。山庄里,贞玉欲将自己所经历的往事改编成电视剧,这令瀚熙灵光一现,何不以光石、贞玉、美玲三人为线索改编成一部电影,片名就叫《那年夏天的台风》。秀敏同父亲给母亲扫墓时,从哲奎口中得知贞玉其实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时,不禁万分惊愕。

第30集

  瀚熙完成了电影《那年夏天的台风》的构思后,再次向秀敏提出了求婚。但又遭到了秀敏的拒绝,告知瀚熙到目前为止自己都不曾爱过他,就算James不在了,自己也不会和瀚熙在一起。而此时的James却一个人在寺庙里过起了休闲的生活。美玲同贞玉意外的相遇后,回到家中情绪非常不好。招到光石一同喝起酒,其间,谈起了那年在美国时的交通事故。美玲埋怨光石那时为何不先去救自己和志勋,而第一想到的是志夏……面对美玲不能释怀的指责光石无言以对。秀敏从瀚熙口中得知,James其实是自己哥哥,心里受到了严重打击,不顾台风来袭,跑到了丹阳的老家,正巧碰到和贞玉并坐的James,在亲人口中确认了真相后,秀敏无奈哭着接受了这个事实。秀敏感冒痊愈后,再次见到了James改口叫了哥哥。

1-5
6-10
11-15
16-20
21-25
26-30